这里是log

​租房故事:没想到,二房东比平台中介更靠谱

  • 来源:武房网
  • 星星
  • 话题 租房故事
  • 分享

小米是土生土长的武汉姑娘,典型的90后独生子女,从小学直到大学,她都没有离开过武汉。如今,小米回汉已经2个月,在光谷软件园附近工作,她所在部门的同事不全是武汉人,但跟小米类似,都是在外地有工作经历的。

blob.png 

时间回到2015年,互联网行业在武汉发展式微,小米想要体验在更专业的互联网环境里工作,好在她通过校招去了上海一家从事电子商务的互联网企业工作。

值得庆幸的是,小米的妈妈是一位开明的母亲,独立自强,她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圈,当初小米开口提出要一个人去上海工作时,妈妈并没有阻拦,但为人父母还是担心,于是陪着女儿到上海帮忙安顿下来。

小米前前后后在上海租过四次房,分别在浦东新区、徐汇区、杨浦区,都是一个人住的单人间,价格从1300-2600元之间不等。小米不愿意住合租房,私人空间大,自主权更多,也可以避免不必要的合租矛盾。

blob.png 

第一次租房,小米是通过朋友帮忙介绍的,生活用品全部都是自己采购,后面几次租房也有自己实地选房看房的。小米每一次搬家都是找的搬家师傅,相对轻松,但租房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收拾整理东西。小米变得很宅,比较爱买买买,再小的单人间都能塞得满满的,还好自己在断舍离方面没有特别强烈的执念。

住过小区私房,也住过品牌长租公寓,小米的居住体验却与寻常印象相反:二房东的服务体验比品牌长租公寓好很多。

小米接触的二房东大多数都是福建人,收房租是他们的一门营生。不同于品牌托管房源,他们通过中介租赁大平层(有的是商住项目),后期经过装修和配套配置后,改造后的公寓和如今火热的长租公寓并无异样,独门独户,有独立卫浴间,关上门,门外和门内就是2个世界。只不过二房东运营属于私人性质,没有品牌连锁店的规模。

blob.png 

住进二房东的房子后,家具家电和门窗分别出现过几次使用问题,小米联系到二房东,很快二房东就带维修工人上门,事后会仔细查看是否维修到位,还叮嘱小米一些家具家电的使用注意事项。

反观品牌公寓,小米说,她基本上只在看房、签合同时见过管家,后来交流都是在租客群里。维修服务都是走线上流程,租客自行在公寓APP“个人中心”里填写申请单,然后等待通知。由于管家一对多的服务特点,后续效率变得很低,服务质量也不高。

管家通过分配申请单给维修团队,维修团队接单直接上门,维修结果是对管家负责,并不对租客负责,整个维修过程除了租客填写申请单,没有有效的参与过程。甚至,有的维修师傅因为想多赚点酬劳,每一次上门都是治标不治本,多接单就意味着多工钱。

blob.png 

对于小米来讲,性价比最高的住房应该是上海浦东新区的人才公寓。

当时,小米有一个上海的朋友通过了人才公寓的申请,分到了一间浦东新区的公寓房,朋友由于工作原因需要出差好几个月,于是就让小米住了进去。公寓面积40㎡左右,算是面积比较大的单人间,使用空间更充足,房租1600元/月左右,相比市场价,虽然并没有便宜很多,但胜在性价比很高,只是没有个人洗衣机,也不能做饭。

至于回汉,小米有着自己的思考。

先前有一次工作招聘的性别歧视(没有发生在她身上),让小米开始反思:30岁之前要开始考虑往后的发展方向,不能再继续漫无目的地飘下去。恰逢武汉的“留人”利好政策开始发力,考虑到武汉本身处在一个上升期和家人的因素,自己也有在外的工作经验,小米决定回武汉安定下来。

blob.png 

光谷不同于汉口,由于外地人多,产业园扎堆,光谷的工作语言都是普通话。现在的小米讲着讲着武汉话,会习惯性地变成普通话。在笔者看来,企业的工作语言环境从武汉方言逐渐转向普通话,也是企业工作氛围的一种进步。

上海毕竟是一线城市,工作的节奏会比较快,小米平常工作日加班到晚上9点半至10点是常事,不过,正因为有着在沪拼搏多日的工作能力和行业视野加持,小米回武汉工作也比较从容。

小米回想过往种种,无论是工作变动还是租房搬家,当初那个被妈妈保护的小女生,已经长成了能自如解决各种问题的大人了。

为了保护采访人物的隐私信息,文中人物“小米”使用化名。

图片来源于《上海女子图鉴》宣传海报

责任编辑:张曦予

新闻视界政策解读房产市场金融